美元“暴秦”下的人民币逆袭:重构金本位体系?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1-28 20:23

美元“暴秦”下的人民币逆袭:重构金本位体系?

2018-11-29 08:58来源:格隆汇美的/货币/人民币

原标题:美元“暴秦”下的人民币逆袭:重构金本位体系?

作者:西泽研究院马佳颖

来源:西泽研究院

编者按:自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后,与黄金脱钩的美元开始在全球进行货币威权统治。每一次美元周期的伸缩都会引发全球货币金融市场的动荡,尤其是新兴国家成为危机的牺牲品,实现美国金融不平衡矛盾向外部的转嫁。在美元“暴秦”统治下,各国货币“苦秦”久矣。当前,人民币也面临着美元收缩制造的威胁。作为第二经济体大国,如何脱离美元的这种暴力式威胁,重建黄金本位制似乎是一种选择,但恐怕也需要一个艰难险阻的过程。本文仅供研究者参考。

本文编译自:Goldmoney 《gold,yuan,why chinas monetary policy must change

下一场信贷危机将会对中国以制造业为基础的经济体系产生重大挑战,因为人民币利率的上升必然会对中国的商业模式和国外消费者的需求产生毁灭性的影响。处理这一问题将会是中国政府目前所面临最大的挑战。然而,中国确实有一条逃生之路——通过将人民币和黄金挂钩的方式来稳定利率。

本文讨论了将黄金和人民币挂钩的一些问题和解决方案。报告得出的结论是,中国有很大的可能会会接受这一方案,因为中国有能力这样做。

中国人是凯恩斯主义者吗?

我们可以相当肯定地说,中国的中年政府官员已经严重的西化。对于金融和经济这重中之重的产业,中年政府官员和老一辈之间可能存在着分歧。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们正在慢慢老去,他们的继承者很多都受过西方的教育的熏陶,对经济有不同的理解。

在现在相对稳定的经济以及金融环境来说,这个还不是一个明显的问题。维持现状基本不会有什么问题,只要它反映了社会总体的变化,政府的机制就会正常运转。但是,当下一次全球信用危机恶化时,中国应对危机的能力可能会严重受损。

本文从中国的角度出发来思考下一场信贷危机。鉴于日益不稳定的美国信贷周期和全球金融市场,现在可能是一个好时机。中国必须接受“健全货币”来摆脱正在瓦解的全球货币体系,但要做到这一点,中国必须抛弃西方的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推动力)。

随着越来越多的受过西方教育的经济学家们不断深入中国政府,中国是否还能理性的去理解西方货币体系的缺陷、局限以及风险?中国政府和公民是否能够通过建立“健全货币”的方法来积累财富?

中国的经济家们必须鼓足勇气,放弃那些被误导的经济政策和虚假的统计数据。如果中国可以勇敢的面对挑战,那么中国在下一次信贷危机中所处的地位应该比其他西方国家强大得多,但是在经济思维上如此彻底的变革是很困难的。

1

后毛泽东时代的金融和货币战略

1976年毛主席去世后,中国领导层面临艰难的抉择。随着毛的去世,这个强行团结了四十多个民族的偶像消失了。这是上一个时代的终结,中国必须以一种新的方式拥抱未来。

尼克松1972年第一次访华,中美关系的种子已经播下,美国开始帮助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美国利用廉价而勤奋的劳动力以及缺乏法律的限制,和其他西方公司开始在中国的投资,并且迅速在中国建立了工厂。

1983年,中国人民银行面临着严重的货币问题,央行为了发行人民币而购买了所有的外汇。为了刺激经济的发展,央行通过降低人民币的汇率增加资本流入。因此,除了外汇管理之外,中国央行还肩负购买金银(公民禁止持有)作为补偿政策的责任。

当时,中国储备黄金的目的是为了实现外汇储备多元化。就像20世纪70年代阿拉伯人和20世纪50年代的德国人一样,他们掌握了法定货币和黄金之间的区别,他们认为持有黄金是明智的。此外,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教导学生,西方资本主义必将灭亡,他们的法定货币必将一文不值。

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秘密积累黄金是为了防止未来的经济震荡。这就是为什么黄金被国家重要机构中广泛使用,比如:中国人民解放军,GCD共青团等。只有一小部分作为通货准备金。

上世纪90年代,中国出口开始补充流入国内的资本,中国新一代的富裕阶级出现。对美元,中国央行仍然很窘迫。但幸运的是,黄金在西方市场并不受欢迎,并且黄金价格不断下跌。中国央行继续秘密的积累大量的黄金。但是在苏联解体之后,购买黄金的策略又有了改变。

1989年苏联解体,意味着苏联不再是美国和中国共同的敌人,这改变了中美的战略关系,并逐渐改变了中国的对外关系。美国开始越来越担心不断崛起的中国起会威胁它的世界霸主地位。

中美之间不断变化的关系改变了中国的黄金政策,从将黄金作为一种对未知货币的保险,转变为作为一种战略资产的积累。

西方央行在市场下跌时抛售黄金,让黄金供应量充足。声名狼藉的戈登•布朗(Gordon Brown)在市场到达底底部的时候抛售了英国大部分的黄金,这是西方央行对黄金不满的表现。中国作为交易的另一方,在1983-2002年之间,当西方国家是净卖家时,煤矿的地上库存供应增加了42460吨。

中国全面实施黄金政策的证据显而易见。中国在黄金开采领域投入巨资,目前是最大的黄金开采商。中国政府的炼油企业也在进口黄金和白银进行存储和加工,并为一公斤重的金条制定了新的4 - 9标准。如今,中国收紧了对全球黄金市场。

2002年,中国决定允许公众购买黄金,官方媒体也广泛宣传了拥有黄金的好处。我们可以肯定,中国一定是积累了足够可以满足国家需求的黄金储备。

根据上海黄金交易所的数据统计,中国公众已经积累了大约1.5万吨的黄金。鉴于公众仍然禁止持有外币,作为人民币的另一种保值方式,持有黄金继续成为一种趋势,目前上海黄金交易所每月的黄金交易量为150至200吨。

除了公开的储备外,中国的黄金储备量还是未知的。但对1983年以来的资本流动进行评估,并考虑到矿业供应受到1980年至2002年熊市的影响,中国央行可能在批准公众持有黄金之前,已经累积了大约1.5至2万吨。如果是这样的话,在当前黄金价格下,这占到这些资本流动的10%左右。

真相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黄金已经成为了中国及其人民的一项战略资产。中国一定一直期望着黄金可以再次成为货币,来作为人民币的后备力量。否则,为什么中国要垄断全球的黄金市场呢?

但有一个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受过西方教育的新一代领导人的出现,这些人是否能认识到黄金不仅仅是一种战略资产,这些人是否会因为受到了西方经济和货币政策的影响,而认识到西方经济失败背后的真正原因?

这些仍然是基本问题。但在梳理中国当前困境的答案之前,我们必须仔细分析中国当前的经济、货币和战略政策。

2

与西方的货币标准结合

中国已经将部分准备金银行作为经济扩展的融资手段,与西方国家的分散式信贷相比存在很大的差异。在美国,商业银行都是独立的实体,只是名义上受到监管。中国有大约三分之二的银行属于国有银行。这种结构让中国政府可以直接管控银行的总体放贷策略,以此来保证为战略目标融资。

重要的是,政府还利用国有银行来影响其他私有资本的流动,并对投机行为设置上限。这体现在影子银行的大幅缩减上。在此之前,在大宗商品的投机行为的推动下,2015年中国股市泡沫破裂了。

很少有西方经济学家承认,中国的银行信贷扩张速度比美国快。

中国金融体系在生产融资方面比美国更有效。美国的M2在过去十年里翻了一番,但名义GDP只增长了40%。中国的M2增长了两倍,但名义GDP增长几乎没有增长。在美国,货币扩张的平衡产生了投机行为,支撑着一个依赖于不断增加的资产价值作为财富创造基础的经济体。

中国依赖投资生产力来确保银行股信贷扩张的政策似乎已经过时了。但是避免潜在资本投机还有另一方面原因,那就是美国将会利用投机机会来破坏中国经济。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家乔亮2015年4月在中国GCD中央委员会发表讲话时指出,美元兑其他货币疲软后出现走强的周期,这一周期先是推高了国外债务,然后又让它们破产。这让美国企业以最低价格收购资产。乔认为这一项美国经过深思熟虑的政策,可能会会被用来对付中国。

用乔的话来说,是美国“拿下”中国的时候了。根据中国报告,2014年初,他得知美国参与了香港的“占中”运动。经历了几次延期,美联储于9月宣布结束量化宽松政策推高了美元汇率,“占中”抗议活动在随后的一个月爆发。

乔认为这两件事显然是有关联的。通过削弱美元/人民币汇率,美国人试图扰乱中国经济。当时的焦点是上海股市投机过度,上证综合指数开始崩溃,在2015年6月到9月的三个月内,从5160跌至3050点。

乔的怀疑是否正确,我们无从得知,但可以从他的分析中理解中国领导层的谨慎,这和今天的形势紧密相关。美元走强是由利率上行推动的,“拿下”土耳其,南非,以及其他依赖美元的国家。这也削弱了人民币的汇率,并且威胁到中国的利益。之前有关于美元兑人民币要突破“7” 的大关,但这只是美国政府自说自话。

出于很多原因,中国领导层对美元债务和经济中非生产性投机性资金的积累极为警惕。所有的资本流入都是由人民银行转为人民币。然而, 线性的汇率管制也阻碍了人民币在中国境外广泛的流通,限制了人民币在国际上的接受度。

如果人民币要在中国贸易中取代美元,这种情况必须改变。此外,在一定程度上, 中国必须减少对美元的储备。

3

答案是金本位体系

乔明确表示,美元在1971年8月之后才实现了全球主导地位,当时与美元关联的黄金被抛弃,取而代之的是石油。与石油的联系不像与黄金的联系那样是通过交换价值,而是通过垄断。用乔的话说,“20世纪最重要的事情不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也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也不是苏联解体,而是1971815日美元与黄金脱钩。

如果这是问题,中国人知道,新世纪最重要的事就是破坏美元的霸权地位。但这么做需要谨慎的考虑,因为这可能会产生许多无法预见的后果。中国人知道,他们不应该为美元的消亡负责。

只要世界经济在没有周期性信贷混乱的情况下继续增长,那么中国只需要对事件做出相应的反应。中国永远不必寻求储备货币的地位。没人会有所怨言。然而,尽管各国央行行长认为他们已经消除了信贷危机,但事实却非如此。当前对信贷周期一种独立的、基于市场的观点是,新一轮信贷危机的爆发可能性越来越大。就目前的货币政策而言,中国经济和西方国家的经济都可能崩溃。

通常会引发信贷危机的利率上升,将对中国制造业经济造成严重的打击。因为基于较低利率和较低投入价格的利润计算变得无效,较高利率使以前的投资变成不当投资。这对中国来说是一个比其他许多经济体更大的问题,因为中国强调生产。简而言之,除非中国能在下一次信贷危机爆发前找到解决方案,单纯从生产角度来看,中国可能会发现自己比那些制造业占比很低的国家面临更大的困难。

从他们对货币和信贷的战略分析来看,中国人应该意识到生产的周期性风险。如果人民币和美元作为纯粹的法定货币针锋相对,人民币每次都会成为输家。这就意味着,在信贷危机爆发之前,人民币肯定会比美元贬值得更快。目前看来,信贷危机正在发生。中国必须采取行动保护自己不受美国的影响。这就是黄金发挥作用的好机会。

4

用黄金稳定货币和经济

以前中国的投资只限于持有其他国家政府债务,储备黄金是为了分散投资。这已经变成了一种准战略政策,通过鼓励中国公民积累黄金,同时继续禁止他们持有外币。我们大致知道中国公民拥有多少黄金,但对于政府的黄金储备还是处在猜测阶段。中国应该马上就会公布这个数据。

原因很简单。在全球信用周期的晚期,人民币没有后备力量,人民币利率上升至中国的商业模式被破坏的地步。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将人民币与黄金挂钩,这样利率也会和黄金挂钩,而不是用没有后背力量的人民币对抗美元和美元利率的上升。

中国将采取重大举措,终结自1971年8月以来一直存在的美元时代,黄金作为最终货币被逐出货币体系。一些西方的央行可能会面临尴尬,因为他们已经出售或出租了自己的黄金储备。中国必须尽快的采取行动来避免美元利率上升进一步对人民币的削弱。

这个时刻马上就要来临了。中国必须要抵制诱惑来推迟这个重要的决定,人民币将进一步贬值。北京的新凯恩斯主义者会说,人民币贬值将补偿面临美国关税的出口商。但这一切只会推高国内价格,并增加中国基础设施计划所需的大宗商品成本。但是,一切宜早不宜晚!

假设中国有大量未申报的黄金储备,可以非常简单地通过发行一种永久性巨型债券来实现,持有者可以选择用黄金或人民币支付息票。这种金融模式没有黄金的可兑换性,是基于英国1751年首次发行并最终于2015年赎回的综合贷款股票。

这种方法的好处不言而喻,接下来简述一些如何实现货币稳定和怎么消除系统性风险的提议。为了让市场有充分的时间为中国的再货币化调整黄金价格,中国真正的黄金储备量应该提前全面披露。该债券会影响黄金的收益率,额外部分的收益率将反应中国的信贷风险。它的定价必须要对投资者和储户有足够的吸引力,让它成为持有黄金之外的优选。由于这种债券不需要偿还,它有利于中国在市场上的信用地位,并为人民币的国际需求提供担保。

中国央行进一步发行的货币将得到黄金的支持,就像1844年英国《银行宪章法》中英格兰银行发行的纸币那样。银行将被给予有限的时间尺度,以便将吸收存款的职能从贷款账目中分离出来,这将取代债券发行,成为贷款业务融资的主要工具。

银行存款将无法获利,甚至可能产生管理成本。因此,储户将把他们的储蓄投入新的银行债券或新的巨额债券。银行和银行体系将不再存在系统性风险。

这将意味着,中国只能通过进口黄金、矿山供应和回收珠宝来实现货币扩张。考虑到中国每年的矿山产量超过400吨,而且已经拥有大量未申报的储备,那么中国应该有足够的黄金储备将人民币纳入金本位。假设黄金价格为1.5万人民币(按当前汇率计算为2150美元),每年发行人民币1万亿元债券,票面利率为3%,那么,假设所有持有者都选择以黄金支付利息,那么每年的票面利率最高只有62吨黄金。在实践中,大多数利息可能是人民币产生的。

用于生产的借款成本与中国的总体价格水平将重新调整,吉布森Gibson的悖论——生产者的价格-融资成本关系。虽然出口企业的借款利率不会上升,但会适应良好的货币环境。

因此,对遗留出口工业的破坏是不可避免的,有些时候甚至是必要的。经济政策中已经包含了对这些政策的偏离。中国人一直都知道,依靠出口只是实现自给自足的绊脚石。从长期来看,我们会认为,中国知道“健全货币”提供了比法定货币更稳定的商业环境,尤其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以美元计价的工业材料的消费者。

正是黄金支撑的英镑,使英国在19世纪后期成为地球上最伟大的国家。稳健的货币适用于储蓄驱动型经济,而中国人的典型特征就是将一部分的收入储存起来。

保护公民的财富和储蓄是中国领导层的根本要务。相对于其他法定货币贬值的国家,中国储户积累的财富的价值将得到保障和提高。毫无疑问,与没有担保的法定货币相比,黄金的购买力将继续上升,这将刺激外国对中国新发行的未注明日期的巨型债券的需求。以外币计算的债券市场价值的上升,不仅会确保对债券的持续需求,还会为债券的持有者创造资本收益。

让人民币可以兑换成黄金,将使中国能够结束外汇管制,让人民币可以自由的用于贸易。中国央行将逐步减少外汇储备,不再进一步参与外汇市场。

然而,这是对美元地位的致命打击,除非美国财政部紧随其后,重新引入一种新的可兑换黄金的形式,来避免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缺陷。美国财政部表示,可用于这一方法的黄金持有量为8133吨。

以目前的价格计算,美国的的黄金储备大约是3250亿美元,而中国可能有6000亿美元。如果美国财政部有黄金储备,且美国试图出售部分黄金来压低金价,中国应该很乐意购买。毕竟,中国既可以出售美元债券,也可以出售美国国债,来换取大量黄金。如果美国像一些评论家所说的那样阻止中国出售美国国债,那将是愚蠢的,因为这只会削弱美元和美元债券在全球市场的信心。

很难看出美国如何和中国“健全货币”计划相媲美。此外,美国政府的财政状况已经自顾不暇,想让资金健康就必须削减一些政府的支出,但这是不可能的。这不是中国政府所面对的问题,与黄金挂钩的债券的目的与其说是筹集资金,不如说是在人民币和黄金之间建立一种价格关系。

不管中国是否实行我们所提出的计划,可以肯定的是:下一场信贷危机即将发生,并且将会对实行法定货币体系的国家产生重大影响。几乎所有的西方经济体都陷入了无法挽回债务陷阱,政府和消费者已经负债累累,利率问题必须得以解决。在转向稳健的货币政策时所面临的障碍似乎太过艰巨,难以解决。

恢复健全货币的做法,会比法定货币加速丧失购买力带来的损害更小。想想委内瑞拉,健全货币将如何解决她的问题。但这条道路被堵死了。试图通过向遭受信贷危机的经济体投入更多资金来争取时间只会毁掉货币本身。这一策略在雷曼兄弟(Lehman)危机期间奏效,但这种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策略不太可能再次奏效。

由于中国经济在过去10年里的债务扩张主要是为了生产,如果不尽快采取行动,中国将面临一场衰退:工业破产,失业率飙升。

对中国来说,目前的出路是实行人民币金本位制。如果中国能及早而果断地采取行动,当尘埃落定之时,中国将是唯一傲立在世界上的国家,而我们这些靠赤字融资的福利国家,将会在我们不健全的货币体系的沼泽中挣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