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谁还会把你抛弃?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8-04 19:55

深圳,谁还会把你抛弃?

2018-08-05 18:56来源:有马体育迪马利亚/足球/摩纳哥

原标题:深圳,谁还会把你抛弃?

「 法超杯 」

16年前,有个著名的网友“我为伊狂”写了篇著名的1.8万字长文《深圳,你被谁抛弃》,道尽了自己作为一个深圳移民对深圳这个城市发展的焦虑感和不确定感。文章引起非常广泛的讨论。3个月后,媒体促成了于幼军和文章作者的见面,他们用了2个小时的时间交流深圳发展的问题。

在《深圳,你被谁抛弃》这篇文章结尾,“我为伊狂”提到自己曾看过的一场甲A球赛。在这场球赛里,他深刻体会到作为深圳移民的失落和迷茫。他说,有很多人在深圳看球,只是为了放松一下,但他们找不到主队的感觉,不知道该为谁加油。

但昨晚的深圳,6万人汇聚龙岗大运中心,他们的内心是很确定的。他们穿着同样的衣服,拿着同样的横幅,观看着国内同时段进行的所有比赛中,规格最高、球星最大牌、场面最华丽的那场。《深圳,你被谁抛弃》已经过去16年,他们最操心的不再是该不该为深圳队加油,而是该为巴黎圣日尔曼还是摩纳哥加油。

1

这是法国超级杯决赛,对阵双方是巴黎圣日耳曼和摩纳哥。上场球星有内马尔,布冯,迪马利亚,维拉蒂。没上场但在现场的,还有“老虎”法尔考。

比赛很精彩。巴黎4-0摩纳哥,连续6次捧杯。迪马利亚双响,为球队打入首开球和最后一球,还奉献了一脚世界波,获得本场MVP。另外两个进球的,是小将恩昆库和乔治维阿的儿子小维阿。

迪马利亚再现天才球感。第32分钟,巴黎前场任意球,迪马利亚左脚兜出了一记弧线球,虽然角度不是完全意义上的死角,但皮球速度很快,直奔球门右上角,摩纳哥门将已将飞身扑救做到极致,依旧无法阻止皮球入网。补时最后一分钟,迪马利亚接到队友传球,再次推射破门。迪马利亚,天使降临。

球迷也很兴奋。现场人数达到6万,他们穿着巴黎圣日耳曼的球衣,拿着“巴黎圣日耳曼中国球迷会”的横幅,在场上玩起了人浪。再往前一天,深圳大雨,还有不少球迷冒雨观看球队训练。

2

这不是深圳人第一次目睹这样高质量的赛事。两年前,同样在大运中心,39998人到场观看了曼城和多特蒙德的国际冠军杯中国赛,上座率99%,观赛人数创下国际冠军杯中国赛历史之最。那是瓜迪奥拉上任后的首轮比赛,那时多特蒙德的主帅就是现在的巴黎主帅图赫尔,那晚的深圳球迷和昨晚一样兴奋,现场玩起了“维京怒吼”。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在鸟巢,因为草皮质量不合格,比赛被取消了。那年的国际冠军杯中国赛原计划有3场,分别在上海体育场,北京鸟巢和深圳大运中心进行。鸟巢安排的是看点最足的曼城VS曼联的曼市德比。但开赛前5个小时,双方球队宣布,因天气等原因比赛取消。后来的新闻告诉我们,其实是鸟巢草皮质量不过关,“草皮颜色参差不齐,甚至有些灰黄色。草皮表面凹凸不平。”

足球来到深圳是幸福的。深圳有可以承办大型比赛的周边设施和服务水平,还有一群热情的球迷。

3

法国超级杯来到深圳,还留下了几个振聋发聩的声音。接受深圳晚报采访时,法国职业足球联盟主席娜塔莉说,“接下来几届法国超级杯,都将在深圳举行。”法国超级杯是一个推广法国足球的工具,2009年开始在国外举行,去过加拿大、突尼斯、摩洛哥、美国等地,2014年也曾第一次来到中国,去了北京工人体育场,为了庆祝中法建交50周年。

为什么选择深圳?娜塔莉说,因为“深圳体育基础设施质量很高,大运中心体育场的草皮条件非常好,深圳很有实力承办国际大赛。深圳有着非常愉悦的生活态度。”当记者问她中国足球是否可能像中国经济一样,短时间内获得腾飞时,她客客气气地说了一句不客气的话,“我不相信奇迹,我相信努力。”

承办一场比赛或许有各种偶然因素,但吸引一个由世界顶级球队参与的比赛常年入驻,就是实力和底蕴问题了。

深圳没有一支中超球队。2010年,深圳红钻2-3不敌山东鲁能,深圳足球提前一轮降级,比赛结束后,有球迷举着白板冲进球场,板子上写着,“特帅,希望您把球队带回中超来,不然做鬼不放过您。”自那之后,深圳足球开始了长达8年的冲超努力。北京人和升入中超后,北上广都有了自己的中超城市德比,跟他们比,深圳黯淡了许多。

但深圳的业余足球发展令人恐怖。去年的一份资料显示,深圳有3000支业余球队,参与人数超10万。深圳市校园足球特色学校有超过100所。去年还有一份文件说,深圳要在未来3年,建造308块足球场和10块专业球场,到2020年,深圳足球场地数量要超过900块,平均每万人0.6块足球场。

4

16年前,在《深圳,你被谁抛弃》结尾,“我为伊狂”这么描述他观看的那场甲A联赛:

2002年11月10日下午,深圳体育馆。中国足球甲A联赛深圳主场,深圳平安队在这里迎接天津泰达队的挑战。

我向来认为中国足球没什么看头,但那天还是去看了比赛,主要是为了球场放松一下,适当发泄一下。在深圳去看球赛的人多数也报有这种目的,毕竟生活节奏太快,工作太紧张。

对于我来说,哪边进球都可以,尽管我一开始为看球赛选了一个立场,站在深圳平安队一边。不少人看球也是这样的做法,但也有为难的时候,比如,来自天津的深圳人看这场比赛,就可能不知道自己该为哪一方加油。深圳是个年轻的移民城市,这些移民远未形成对深圳的认同感。在日常生活中,深圳人的失落和迷茫更是显而易见的,大家更愿意以原籍来表明自己是哪里人。

……

深圳平安队终于在伤停补时阶段获得一个点球,平安队在最后一分钟灌进对方一个球,全场欢呼雷动。深圳平安队今年表现神勇,竞技状态处于颠峰状态,有望问鼎冠军宝座,然而随着平安保险的战略转移,深圳平安队也即将易主……为此,球场那头打出了“胜也爱你,败也爱你,离开深圳不爱你”的巨型横幅。

这篇网文引发广泛讨论之后,促成了于幼军和网友的对谈,一时之间,成为一段意见交流的佳话。另一方面,如“我为伊狂”自己所写,它真实地反应了在当时“深圳移民对深圳的焦虑感和不认同感,以及在日常生活中,深圳人的失落和迷茫”。

2002年,全国甲A联赛第23轮比赛中,深圳平安队主场以2比0战胜上海中远汇丽队。

5

16年过去了,中国足球早已走过甲A时代,昨晚的深圳人,看到的是一场世界顶级比赛。甚至有网友说,这场法国超级杯的直播质量比同时进行的中超直播质量都高。管中窥豹,当一座城市有承办一场顶级比赛所需的设施和服务,当这里的球迷有了参与感与活力,这个城市就具有了底蕴。

这种底蕴一点都不空洞,它就是人们真实的生活体验。现在重新回过头去看“我为伊狂”和于幼军当年的那场对话,还是略显宏大,他们或许都没有想到人们有没有幸福感。这个问题不在于有没有一支属于深圳的甲A球队,在于人们怎样消费足球,比如,是否能看一场更精彩的法国超级杯,是否有一定数量的足球场,供几千只民间球队踢球,供特色的校友联赛比赛,这些具体的东西就是底蕴,也就是法国人说的乐活感吧。娜塔丽说深圳人有乐活的态度,我觉得乐活不是苦中作乐,得有点软硬件基础。

如果说,16年前,“我为伊狂”的文章是一种经济之维,昨晚的比赛就是快乐之维。如果说,16年前,“我为伊狂”的文章是一个疑问,昨晚的比赛就是漫长时间里答案的一部分。我们无意去勾勒GDP这种宏大的东西,16年前的人们更加关心这个。我们觉得,这场比赛所展示的,就是一种具体而确定的幸福感,过去几年,去深圳躲雾霾也是幸福感,有这些就够了。电视剧《我的前半生》里,编剧也安排了上海精英到深圳的桥段,女主角罗子君通过自己的奋斗成为高级白领,成为公司合伙人,她选择到深圳去发展。编剧可能是一个爱深圳的人,他把子君和贺涵后半生相遇的终点,也放到了深圳。

巧合的是,16年前,“我为伊狂”和于幼军的谈话也有一个细节。谈话中,“我为伊狂”对于幼军说,他有一个网友,本来要去上海发展,得知于幼军对自己的文章做出积极回应后,决定留在深圳。

时间在变,从甲A到法国超级杯,人们消费球赛的水准在变,但对一个地方的信心从哪里来,这一点从来不会变。

部分图片来源:东方IC

“有马体育”原创,内容转载须经授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